霸道竹马,总裁别太强

霸道竹马,总裁别太强

正文第一百七十一章安排上了[更新时间]2019-06-1317:19:28[字数]2251“沈总肯定是聪明人,我们说的话您也明白了吧?”沈良哪里能够不明白!这不是明摆着要是不说出来,楚宥桀有的是办法让他不举吗?这对男人来说是何等的奇耻大辱,沈良要是一辈子都这样子那还不如现在就从十八楼跳下去!“你,你这是犯法!”“你有证据吗?”楚宥桀淡定的模样跟沈良颤抖慌张形成了明显对比,沈良嗡动着嘴唇,求救的眼神看向了安然。 “你这个时候打电话给你的助理可能还有救一点你指望我吗?搞笑。

”安然说完话觉得口渴,拿着两杯水出来的时候,沈良已经换了一幅脸,楚宥桀问啥答啥了开始。

“那份东西我也没有啊,你知道我为你搞了这么多东西,花费了我多大的功夫吗?我怎么知道上面的那些人到底为了当年的事情做了多大的功夫?”这一番话沈良是对着安然说的,感情到头来他就是一个冤大头,被她所利用了而已。 安然把水杯重重的砸到了桌面上,上前去提起了他的衣领,愤怒的直视他。 “你在这里装什么可怜无辜的人,你自己不是也抱着对我是利用的心态吗?”安然一想到刚才的事情胃里面还在翻腾着。 “废话少说,你既然能够搞到这些东西,肯定有门路,说,是谁给你的!”沈良额头冒出了豆子一样大的冷汗,楚宥桀知道他肯定有所隐瞒,也许是背后的那个人的势力让太过于让人忌惮了。

“你在害怕什么要是他找到你了,你就让他来找我不就可以了?”“哪里会像你们想的那么简单!”沈良气急败坏,一股脑的把不该说的全部都说出来了,顿时神情一凌,后怕的看着楚宥桀,后者像是早就预料到了一样。

“你果然知道些什么东西!”“不不,你们什么都没听到,我什么都没说。 ”掩耳盗铃的说辞,沈良还真的以为每个人的智商都跟他一样的低吗?“你不说,到时候我们自己查出来,你的下面的这个问题你就别想解决了。

”楚宥桀的一句话果然很有威慑力,沈良被吓得瘫软在地上。

“宋毅,这个人,机关里面的大佬,我有线人搭上的,背后的关系错乱的很,你们要去的话就别提我的名字。 ”安然跟楚宥桀对视一眼,觉得获得了有用的消息之后,露出了释然的表情。

“行了,我们知道了。

”楚宥桀揽着安然准备离开,沈良往前爬了两步,抓着他的裤管,哀求一般的说道,“你答应给我的药呢,你不会是言而无信吧?”楚宥桀轻轻动了一下脚腕,把这个癞皮狗一样的人给甩开了。

“那个药三个月就失效了,所以你慢慢等吧最好这个时间段修身养性一下,不然你迟早得马上疯。 ”沈良还要继续问个清楚,可是楚宥桀懒得搭理他了,带着安然离开。

回到了自己家里面,安然忍了一路的问题终于忍不住问出来。

“你什么时候下的药?”楚宥桀嘴角微扬,“你觉得呢?”这个时候还要卖关子?安然不禁满头黑线,想了一下唯一的可能也就是吃饭的时候了吧?那个时候唯一有可能从嘴巴里面接触东西的就是那个时候了。

“跟你猜的一样。 ”没等安然说出结果,楚宥桀就先给出了答案。 “你怎么知道我想的是什么?”“不用想,有时候我光是看到了你的表情,我就能猜到我想知道的东西了。

”“这么厉害?”不过认真想一下,还是那个时候最后可能性了。 “不过你倒是厉害啊,竟然能在安哲眼皮底子做动作,连我都瞒过去了。

”这句话虽然没有埋怨,但是楚宥桀一想到万一要是自己来晚了一步之后,安然可能会发生的事情就忍不住脊背发寒。 “抱歉,这次的事情我安排的不够周到,让你担心了。 ”安然摸了一下裸露在外面的手臂皮肤,感到一阵的鸡皮的战栗,“别说那些有的没得了,现在我们既然的得到了这么重要的消息,就要拜托你去找一下这个人到底是谁了。 ”楚宥桀轻轻的弄开了安然额头面前粘着的头发,落下了一个轻吻,“不用这么客气,这也是我们之间的事情。

”安然随后洗了个澡,出来时,看到了楚宥桀在电脑上面捣鼓着电脑上面捣鼓着什么东西看了两眼,发现都是一些人物的的名字还有背后的社会关系,看着就让人觉得错综复杂了。

“这个都是你在这么短时间里面找出来的吗?”楚宥桀揉了一下疲惫的眉心,认真的说道,“我们必须要抓紧时间,沈良那个家伙会不会通风报信也不一定,万一要是惊动了背后的那个人,我们更加难找出来了。 ”安然点头,道理都懂,既然楚宥桀这么有信心,那么她也完全有信心把这次的事情全部交给他做。

手机来了一条信息,是林筱姑妈的。 “怎么,我妈又找你了吗?”安然埋头一笑,边回消息边问道,“你是真的还有读心术啊,怎么连这个都清楚?”“我妈要找你还能因为什么事情,最近她老跟我念叨你,你也是,快点回个消息过去给她吧,不然就会来烦我了。

”“正在回呢。 ”楚宥桀到底还是忍不住心里面的好奇,凑了过去,靠在安然的肩头上,看着她发消息。 安然动了一下肩膀,没把他给摔下去,倒是这个大老爷们变得更加黏糊了。 “唉,你说你最近这么变得这么黏糊了呢,这一点都不像你。

”“这难道不好么?”语气听上去竟然还有点委屈。

安然柔软的小心肠一下子就被集中了,推着男人毛茸茸的头发把他給推远了。 “行了,你这样好像以前外婆养的大金毛。

”楚宥桀的眉毛危险的挑了起来,慢慢的迫近,把安然给压倒了沙发上面。

“你说我像狗?”“难道不是吗?”安然眉眼含笑,似乎并不知道危险慢慢的迫近。

楚宥桀露出了危险的笑容,安然倏地想起来了这个男人小气的很,特别是在某些关于她的事情上面。 “喂喂,你想做什么?”楚宥桀不顾她虚虚的阻拦,把人压在沙发上面,肆意在她脖颈边上闻着她好闻的味道。 安然被他的动作弄得咯咯笑着,一个信息的震动打断了两人的亲密,安然想要伸手去拿手机,被楚宥桀抓了回来。

“现在你应该关心的是我。

”楚宥桀的眼里面闪着暗光,安然被他看着一阵羞赫,手机对面的那个人似乎铁了心不让他们好过,连续震了好几次。

看到楚宥桀憋闷的样子,安然忍不住扑哧一下笑了出来。

<#longshao:sxy_article#>

你还会喜欢:

{主关键词}
你被写在我的歌里吉他弹唱教学简谱

{主关键词}
小斗争露为甚么总会分布?真正着末在这里

{主关键词}
陈安之超级成功学语录

{主关键词}
小小竹筷如何产出过亿产值?——探访福建“竹筷第一镇”

{主关键词}
他没出轨,也是喜欢我的,却说看不到我们的未来,这是什么意思呢?

{主关键词}
致贫血:五四青年节共青团员誓词—经典用语应允全

{主关键词}
上海宝山:乡村老旧房“绣出”文艺花

{主关键词}
河你在一起:畅享五一小长假 畅聊五一见闻

{主关键词}
一节科学课作文1000字沉没

{主关键词}
人生,丰富多彩周记作文

{主关键词}
领克03+即将亮相!中来往品牌蠢动不定车?

{主关键词}
如何用药,才能降血糖?4个建议,医生希望你能听入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