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正在加速走向溃败(文人网)

中国社会正在加速走向溃败(文人网)

1.我们是不是焦虑错了问题?现在人们都在关心社会矛盾、社会冲突、群体性事件等问题。

之所以有这样的关心,是担心发生大的社会动荡。

但事实上,对中国社会最大的威胁可能不是社会动荡,而是社会溃败。   2.社会动荡是指严重的社会冲突会威胁政权和制度的基本框架,而社会溃败则是社会肌体的细胞坏死,机能失效。

说的形象一点,动荡好比是健康的身体被别人打伤了,而溃败则是自身的组织或细胞出了严重的毛病。 费孝通先生的“社会侵蚀”和亨廷顿的“政治衰败”两个概念可以深化我们对这个现象的认识,尽管这两个概念与我们这里讨论的“社会溃败”的含义并不完全一样。

其中后者的含义可能会更接近一些。

  3.社会动荡的反面是社会稳定,社会溃败的反面是社会健康。 尽管这两者经常是有关联的,但需要加以区别。

现在的问题是,对前者的误判往往成为治愈后者的障碍。

这就好比一个癌症病人,需要做手术。 但医生误诊其有严重心脏病,无法做手术。

实际上这个人可能并没有心脏病,或即使有也比较轻。 但这种对前者的误判无疑会导致对后者的治疗。 在现实社会生活中,对克服社会溃败所必须进行的一些变革,往往由于担心其威胁社会稳定而被束之高阁,结果是使社会溃败的趋势日益明显。   4.在最近的文章中我一再强调,尽管目前社会矛盾较多,甚至有激化的迹象,但中国发生大规模社会动荡的可能性并不大。

对于这个问题,大约10年前我就曾经写过文章,去年年初在南方周末上也有两个版的访谈,一再强调的就是这个观点。 在过去的十几年中,由于对不稳定因素、对危机发生的可能性估计过高,使得我们形成了一种稳定压倒一切的思维定势。

在这种思维定势中,稳定似乎成了一种终极性的否定因素,一切都要为稳定让路。

结果是许多该做的事情无法去做。 其实,一年365天,不是有这样的事情就是有那样的事情;一个国家13亿人口,大灾小难也总是免不了的。 如果总是刻意寻找不稳定因素,当然会找得到的。

更何况失控的权力还会不断制造出“群体性事件”(如最近贵州铜仁地区德江县的所谓群体性事件就是由政府异想天开的制止群众性娱乐活动引起的)。 关键是用什么样的心态看待这些问题。

世界上哪个国家像我们这样刻意地去寻找不稳定因素,都是找得出来的。

但只有我们有稳定压倒一切,有“维稳办”这样的机构。   5.近些年来,社会溃败的迹象已经明显开始出现。 其中最核心的是权力的失控。

在过去30年改革的过程中,尽管建立起市场经济的基本框架,但权力仍然是我们社会的中枢。 因此社会的溃败首先表现在权力的失控,腐败不过是其外在的表现。 我这里所说的权力失控是指,权力成为不但外部无法约束而且内部也无法约束的力量,而在此之前,尽管外部约束是缺乏的,但内部约束是相对有效的;权威基础削弱,前几年就有所谓政令不出中南海一说,地方性权力、部门性权力已经成为既无上面约束,又无下面监督,同时还缺少左右制衡的力量,这意味着国家权力的碎片化;官员不能负责任地进行工作,为保官升官不惜牺牲体制利益(不要说社会利益了)。

在此背景之下,腐败已经处于失控和“不可治理状态”。

  6.这种社会的溃败蔓延到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潜规则盛行于社会,甚至成为基本的为官为人之道,对此吴思先生有很好的分析;社会底线失守,道德沦丧;强势利益集团已经肆无忌惮,社会生活西西里化趋势出现;利益集团的肆无忌惮,对社会公平正义造成严重侵蚀;职业操守和职业道德的丧失是相当普遍的现象;整个社会的信息系统已经高度失真,统计数据的弄虚作假代表了体制性的对信息的扭曲。

“村骗乡,乡骗县,一直骗到国务院”,几乎可以说是比官方统计数据还可靠的现实。   7.社会认同和社会向心力在急剧流失。 正月元宵节央视一场大火,损失达几十个亿。 然而,网络上一片幸灾乐祸之声。 没有悲伤,没有痛心。 幸灾乐祸中透露的是某种难以言表的快意。 有人说,这表明了人们的冷漠;有人说,我们这个民族没救了;还有人问,那些幸灾乐祸的人就没想想烧掉的几十亿当中也有你的一份啊(央视毕竟是国有资产啊)?这让我想起大约是80年代沈阳的一场大火,当时许多人站在大街上痛哭失声。 用国民性来解释说不过去吧?!问题在哪里?在对我们这个社会还认同不认同上。

在沈阳大火中的痛哭失声,是他们感觉被烧掉的是“我们的”;而在这场央视大火中,有人这样说,几十个亿烧掉就烧掉吧,不被烧掉也会被吃掉。

这里的吃喝当然是指公款吃喝。 还有人说,心疼的是救火要用掉多少水啊,现在天旱啊。

在这些议论的背后,实际上是一种心理上的疏离感,即那些“东西”是“他们的”,而不是“我们的”。

心理的疏离是结构性疏离的反射。

  8.社会失去进行长远思维的能力。

在权贵资本主义上形成的既得利益集团又过于注重眼前,既无古代帝王对子孙后代的责任,又有无贵族的超脱和超越精神。 在我们的社会中,一种倾向,即短期问题夸大症与长期行为麻木症并存。

对于所有眼前遇到的问题,无一不草木皆兵;而对于关乎子孙后代、社会长远发展的问题,则一概视而不见。 今朝有酒今朝醉,成为一种体制性行为。 在资源和环境问题上的竭泽而渔,在体制的弊病上能拖就拖。

邯郸十年换了七任市长,全国市长任期平均年。

新班子上马前半段是被“扶上马,送一程”,后半段则是寻找培养接班人。 眼前的权力与利益分配就是一切,真正做事情的时间没有多少。 作者:孙立平,男,1955年5月出生。 现为清华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1978年入北京大学中文系学习,1983年获学士学位。 1983—1999年在北京大学社会学系工作,曾任北京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北京大学社会生活口述资料研究中心主任、北京大学社区发展研究中心主任。

2000年转到清华大学工作。 研究方向为社会发展、社会结构变迁和口述社会史。 (参考消息网)。

<#longshao:sxy_article#>

你还会喜欢:

{主关键词}
中南、西南10省桥牌约请赛在环江颐指气使

{主关键词}
【拍卖市场面面观】中国嘉德2018秋拍即将开幕

{主关键词}
新时代青年要树立新担当,展示新作为

{主关键词}
河北在职研究生的入学方式都有哪些

{主关键词}
人到中年,男人出轨怎么挽回?这个道理,希望你明白

{主关键词}
出自小看的清查白发银须名言

{主关键词}
广安市为军烈属和退役军人等家庭集中悬挂光荣牌

{主关键词}
天猫手机客户端官方下载

{主关键词}
湘教版八年级地理下册操练:8.5黄土高原的区域成长与居平易近生活同步操练(配套)

{主关键词}
2016中原国际时装周闭幕 盛典大咖云集尽享时尚盛宴

{主关键词}
【努比亚红魔手机128GB参数】努比亚红魔电竞游戏手机(128GB)配置参数

{主关键词}
2015靠近父亲节短信 靠近父亲节短信应允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