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白关系:亲兄弟,明算账

俄白关系:亲兄弟,明算账

近年来俄白关系的起伏,映射出双方相处模式与心态的变化,两国关系或许已告别了“一家亲”的过去,走入“亲兄弟,明算账”的新阶段。 叶天乐  2月15日,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访问莫斯科并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会面。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卢卡申科称白方“随时准备与俄罗斯合并”。 此言一出,立刻引发国际社会强烈关注。

  俄白同属东斯拉夫民族,山水相连、文化相近。 苏联解体后,两国作为“兄弟盟友”,签署了联盟国家条约,在政治、经济、外交、文化等方面保持了紧密的关系。

在整个后苏联空间中,白俄罗斯是俄罗斯欧亚一体化的坚定支持者与参与者,可以说是俄的“铁杆”盟友。   俄罗斯《观点报》网站指出,“今年年底,俄白联盟条约将迎来20周年。

即使联盟国家未在此之前完全统一,也不意味着它将不复存在。

”  那么,后苏联空间是否又将经历一次重大的“地缘政治变革”?勿断章取义  实际上,一些媒体对卢卡申科所谓“合并”言论的点评有些断章取义。 卢卡申科2月15日表示:“听着,我们明天就可以团结起来,我们没有问题。 但俄罗斯人民和白俄罗斯人民准备好了吗?这是一个问题。 ”“如果人民还没有准备好,无论俄罗斯有多么强大,它今天都无法将这种意志强加于某个人,甚至更多人,我们也不需要它。 ”  表面上,卢卡申科重申了双方加强“一体化”的重要性,但同时强调了白俄罗斯的独立性与主权不容侵犯。

  另据白俄罗斯总统新闻局2月22日发布的消息,卢卡申科当天在视察白俄罗斯共和国军事学院并与该学院师生进行交流时,就有关白俄罗斯是否会并入俄罗斯的言论表示,主权与独立是白俄罗斯当今取得的最重要成就,自己作为总统,任何时候都不会将其并入他国。

他说,自己有明确的不能逾越的界限,其中最重要的界限就是守卫本国的主权与独立。 联盟关系  俄罗斯与白俄罗斯同根同源,有着相似的民族传统与文化。

苏联时期,白俄罗斯作为加盟共和国,在机械制造、军工、科学技术等领域拥有较好的基础,被称为“装配车间”。 苏联解体后,白俄罗斯与俄罗斯保持着“兄弟般”的联盟关系。   1994年卢卡申科出任总统后,在向俄罗斯“一边倒”的基础上,发展平衡多元的外交政策。

卢卡申科意识到,白俄罗斯作为俄欧之间的小国,要保障国家安全、发展本国经济,必然要依靠俄罗斯。

  在此基础上,白积极加入独联体、集安组织,还是俄主导的欧亚经济联盟的创始成员国。 两国于1999年签署联盟国家条约,规定在保持各自国家主权、独立和国家体制的同时,建立联邦型国家机构,发展一体化。

白在军事、国防、安全等领域对俄倚重明显。   20余年来,历经北约、欧盟东扩,乌克兰、格鲁吉亚“颜色革命”,俄格战争等多次西方遏制与压制俄罗斯的地缘政治事件,白俄罗斯始终与俄罗斯坚定地站在同一阵营。

同时,在白俄罗斯受到西方国家对其国内人权和选举事务的指责与制裁时,俄罗斯也处处维护白俄罗斯。

  在经济领域,白俄罗斯一直从俄罗斯进口大量免税石油,再将其加工后出口以获取利润。

白国内生产的食品、机械、石油制品等多以俄罗斯为销售市场。 同时,俄罗斯也给予白方诸多优惠条件。 白俄罗斯独立后实现多年的经济快速增长,独创“白俄罗斯模式”,与俄方的常年支持与帮助不无关系。

微妙转变  2014年乌克兰危机后,一些白俄罗斯精英阶层人士意识到,冷战后俄与西方间存在的结构性矛盾仍难以消除。 白俄罗斯夹在两大地缘政治实体之间,无法完全借助俄方保障自身安全。

  在经济方面,受西方制裁影响,俄罗斯经济有所下滑,对白俄罗斯经济的支持减弱,两国间投资、外贸额均大幅下降。

近年来,白俄罗斯以国际能源价格下跌为由,要求俄方适当降低能源供应价格,但此问题一直未能谈妥。

俄白两国总统在2019年新年前夕举行了两次会谈,双方未能就俄推行的石油税收改革问题达成一致。 俄罗斯正在推行取消石油出口税和提高石油开采税的税制改革。

由于俄白两国是联盟国家,两国进出口商品没有关税,此举导致俄向白出口的石油价格上涨。 卢卡申科表示,此举将使白俄罗斯承担数十亿美元的损失。

  为保障国家安全、重振经济,卢卡申科不断推行平衡外交,积极扩大白俄罗斯“朋友圈”,大力发展与独联体国家、中国、欧盟的政治与经贸关系,在国际上积极发声,力图改变此前外界对其的刻板印象。

  2019年1月,白俄罗斯取消美国外交官驻白人数限制,白美外交“坚冰”似乎开始融化。 卢卡申科呼吁各国增加对白俄罗斯投资,进口其产品。 同时,为吸引外国游客和投资,白俄罗斯还与包括中国在内的许多国家签署了免签协议。

  随着白俄罗斯国内改革不断推进,对外持续开放,其在国际上的影响力也有所扩大。 在2019年世界银行的国际营商环境排名中,白俄罗斯虽排在俄罗斯之后,但在“开办企业”“跨境贸易”等子排名中已处于领先位置。

  俄罗斯人看待白俄罗斯的心态也在悄然发生变化。 一方面,一些俄罗斯人认为,20余年来俄对白经济增长、社会稳定提供了关键支持,理应在双边关系中占据主动;另一方面,白俄罗斯积极同西方改善关系、开放签证等做法,使部分俄罗斯人担心白俄罗斯在俄欧之间摇摆不定,使俄彻底失去西部“战略壁垒”。   有专家认为,近年来俄白关系的起伏,映射出双方相处模式与心态的变化,两国关系或许已告别了“一家亲”的过去,走入“亲兄弟,明算账”的新阶段。

  (作者系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亚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来源:2019年3月6日出版的《环球》杂志第5期《环球》杂志授权使用,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本刊联系本期更多文章敬请关注《环球》杂志微博、微信客户端:“环球杂志”。

<#longshao:sxy_article#>

你还会喜欢:

{主关键词}
闺蜜个性签名唯美一对

{主关键词}
《女曰鸡鸣》全诗妖装

{主关键词}
关于高考激励人心的短句

{主关键词}
2014马年开学说课故事周记作文

{主关键词}
【学练优】2017年春九年级历史下册岳麓版:第21课 现代文学、艺术和体育 导学案

{主关键词}
推动“精致革命”建设“精致社会”

{主关键词}
我国研制出世界目前最薄钙钛矿二维材料 感情书籍

{主关键词}
七年级生物下册 第十二章 第三节 人体感知信息同步操练2(真题版)

{主关键词}
我心惊胆跳读懂我的责备作文800字

{主关键词}
一触即发的感受才是文学创作最大的享受

{主关键词}
河北工业大学EMBA报名条件

{主关键词}
准格尔旗加强公路管养确保道路交通安全